給留言

如果您有什么問題,請給們留言,們會盡快回復,謝謝!

盤點發展中國家的五個生態小鎮

  隨著全球應對氣候變化形勢的日益嚴峻,牙買加、塞內加爾、哥倫比亞、巴勒斯坦和埃及的一些居民們也開始注重可持續的生活方式。


哥倫比亞羅薩里奧群島上的當地孩童。

  坐落在加勒比的哥倫比亞屬薩里奧群島歷來是旅游度假的天堂,在1977年成為國家公園。然而,這一切并沒能阻擋外地有錢人來這里購買土地,由此引發了長期的法律糾紛。當地環保人士瑪格麗塔·賽瑟里斯(MargaritaZethelius)表示,“法律糾紛歷時10年,2014年5月,本地居民被正式認定為當地土地所有者。此后居民們開始與其他生態城鎮來往,學習發展永續農業。”

  在一些非政府組織的幫助下,薩里奧群島開始安裝堆肥廁所和太陽能板,其中2007年FundacionSurtigas組織為34戶家庭安裝了太陽能板,另有5戶家庭自行購買了裝置。當地政府也對社區安裝集中太陽能系統給予大力支持。賽瑟里斯說:“缺電帶來了很多問題,包括食品儲存、兒童學習等,所以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購買太陽能板,主要以二手設備為主。他們有了社區自己的能源設備,還能把多余的電力賣給大型酒店,通過出售電能服務來改善貧窮狀況,這是當地發展太陽能的最大動力。”


牙買加TheSource的圓土屋。

  尼古拉·雪莉·菲利普斯(NicolaShirley-Phillips)過去并不情愿和兄弟姐妹隨父母從美國回到牙買加,但如今這個大家庭及其親友在牙買加生態小鎮TheSource生活得悠然自得。當地生活主要依賴圓土屋和可再生能源。

  菲利普斯一家生活在小島東南部的圣托馬斯教區,他們是該教區第一個使用太陽能的家庭。菲利普斯說:“牙買加人較為保守,常有人來家參觀太陽能裝置,這些裝置很方便。家住在山上,能觀察到教區其他家庭的斷電狀況,刮臺風的時候,人們就會來家給手機充電。過去牙買加只有兩家太陽能公司,現在已經隨處可見。”當地70%的電能來自太陽能、風能混合電源,剩余的30%來自電網發電。

  據《衛報》報道,塞內加爾北部一個叫做GuédéChantier的7000人的小鎮,從1970年代起開始使用化肥種植水稻,但是到2002年,土壤已經出現了嚴重的退化。當地居民烏斯曼恩·帕姆(OusmanePame)說:“2000年伊始,們感到水土正在流失,土地產出和預期不符。全村人員開了三天的會,談論當地農業、經濟和教育的發展,們感到自己正面臨危機。”帕姆曾在印度學習生態城鎮設計課程,他將自己的所學與當地居民分享,后來他被選舉為當地鎮長。

  如今,當地采取水稻和其他作物(番茄、洋蔥、玉米和秋葵)交替種植的方式,建立起社區果園,并創立了生物基因中心,為當地農戶免費提供種子。當地“生態衛士”組織開辦的公共講堂還為居民普及垃圾和化學物品對土壤的危害。同時,小鎮也正在啟用以生物沼氣為主的可再生能源。帕姆表示:“當地動物很多,們可以用牛糞來制造生物沼氣。”塞內加爾政府大力扶持生態城鎮建設,目前正計劃將當地14000多個傳統社區改造為使用可再生能源的新型社區。


巴勒斯坦Hakoritna農場正在建造生物氣裝置。

  巴勒斯坦的Hakoritna農場旁邊建設有一個化工廠,他們必須承受來自附近的污染。為此,農場主法耶茲·塔內卜(FayezTaneeb)和妻子決心把農場建造成為可持續與和平發展的示范性農場,此后不斷有人前來學習生物沼氣建造技術、動物糞便轉化為能源技術以及利用太陽能烘干裝置儲存蔬菜水果技術等。塔內卜說:“們通過這種方式建立了一種可持續能源的流動機制,在這個沖突不斷的地方,你可以感受到黑暗和光明的強烈對比。”


埃及Sekem地區沙漠中的綠色作物。

  近40年前,當伊博拉罕·阿博萊希(IbrahimAbouleish)宣布認購埃及開羅北部的部分沙漠地區來開發農業項目時,他的朋友都覺得他瘋掉了。但是現在,Sekem(取自古埃及象形文字,寓意“活力”)小鎮已經有一片覆蓋2800公頃的綠地,出產高品質紡織品、天然藥材以及草藥茶,雇員達到了2000余人。這些發展都依賴于利用生物動力農業技術的有機農業。Swkem小鎮的建設是系統化的,它建立了道德規范、發展了從幼兒園到大學的學校教育,以及成立了小型金融項目發展基金來幫助當地農場實現可持續技術的轉型升級。

  Sekem小鎮運行了一些小型可再生能源項目,但其主要能源還是來自電網。伊博拉罕的外孫托馬斯·阿博萊希(ThomasAbouleish)表示:“埃及的能源主要依賴國家資助,所以競爭力不強。最近們開始著手減少政府補貼,一旦人們開始意識到可替代能源的意義,就可以準備上馬。”